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潍坊好的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1-23 05:44:4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潍坊好的白癜风医院,北京治愈白癜风,柘城白癜风医院,北京中医治疗白癜风,张家港白癜风医院,黑龙江白癜风是否遗传,四会白癜风医院

  曾几何时,页岩气大规模招标引发国内众资本的追逐热潮。热闹之后,技术、回报率、开发模式等难题也集中爆发出来。此后,第三轮页岩气大规模招标方案迟迟没有出台,页岩气招标似乎进入“冻结”期。

  7月6日,贵州省正安页岩气勘查区块探矿权拍卖的一纸公告,引发市场关注。此次拍卖出让方式相比之前有了很大变化:通过拍卖出让的标的为较成熟区块。曾在能源行业和资本市场掀起热潮的页岩气,在5年的蛰伏后能否迎来春天?时隔多年再次开启的区块资源出让或许能揭晓答案。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两桶油”在页岩气开发上“唱主角”,此次国内页岩气区块拍卖重现市场,“两桶油”是否会开始新一轮的竞速,更值得期待。

  7月6日,国土资源部网站公布《贵州省正安页岩气勘查区块探矿权拍卖公告》,我国首例页岩气区块拍卖1个月后即将起拍。颇为引人注意的是,此次拍卖是否预示着此前页岩气招标模式的改变?

  页岩气概念近几年在资本市场遇冷,前两轮招标后的开发进度未达预期。资源出让“冻结”多年之后再度重启,官方拿出了经过将近3年勘探“养熟”的区块,同时对市场参与主体的要求也更加严格。

  曾在能源行业和资本市场掀起热潮的页岩气,经过蛰伏期后能否迎来春天?

  ●资源出让5年后重启

  7月6日,国土资源部网站发布《贵州省正安页岩气勘查区块探矿权拍卖公告》,委托贵州省人民政府组织实施。对页岩气探矿权的拍卖会将于8月18日在贵州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举行。公告显示,贵州省正安页岩气勘查区块探矿权区块位于贵州省东北,与黔渝彭水地区油气(页岩气)勘查区块毗邻,位于该区块内部的安页1井已经实现了10万立方米/日的稳定工业气流。

  此次拍卖引发市场极大关注,皆因多年来页岩气区块第三轮招标在迟迟未实施的情况下,国家再次对页岩气区块进行拍卖出让。

  2011年,我国页岩气探矿权首次以招标方式出让,4个区块共收到6家企业的9套投标文件。渝黔南川页岩气勘查区块及渝黔湘秀山页岩气勘查区块的探矿权顺利出让,贵州两个区块流标。

  2012年,国土资源部第二轮公开采用竞争出让的方式招标,最终16家中标企业获得了20个招标区块的19个区块。16家中标企业包括6家中央企业、8家地方企业及2家民营企业。

  接下来令人意料不到的是,页岩气的第三次招标却搁浅了。页岩气开发面对技术、成本、开发模式及环境保护等种种藩篱,随着政策和资本的迟疑徘徊,中国页岩气开发进入“冷思考”时期。

  2014年9月,国土资源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第三轮页岩气探矿权竞争出让准备工作正在进行,已初步形成了竞争出让的方案、选定了竞争出让区块,待所有准备工作完成后,将适时通过竞争方式向社会出让新的页岩气探矿权区块。此类官方表态每年都有,民间呼吁开放页岩气准入的呼声不断。

  贵州省国土资源厅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三轮页岩气招标一直在征求意见中,没有达成令各方满意的条款。此次选择贵州正安,恰值该区块已经较为成熟。”

  ●资源更好门槛更高

  此次贵州拍卖的区块是经过多年酝酿才推出的,与前两轮招标出让的区块资源相比,此次区块可谓已“养熟”。

  国土资源部官网显示,2014年8月,国土资源部与贵州省人民政府联合设立黔北页岩气综合勘查试验区,以加快推进贵州省页岩气勘查开发工作。此次拍卖的正安页岩气勘查区块正好位于贵州北部。从开启勘探到如今决定拍卖,整个过程持续了近3年。

  2016年中旬,正安县安页1号井获得验收,并以每日稳产超10万立方米的稳定工业气流,成为南方复杂地质构造区和贵州省油气勘查属高产天然气井,这被称为是“里程碑式的、历史性的”。

  与此前两轮招标的资源禀赋相对较差的21区块相比,此区块似乎像一块“肥肉”等资本来追逐。

  不过,此次招标对竞标方设置了更为具体的要求,这些竞买主体必须是参与过页岩气勘查开发工作或与从事页岩气勘查开发单位合作。招标书还对资金投入设有门槛,以最低勘查投入每年每平方千米不低于5万元计算,每年的整体投入均不得低于3295.55万元。

  中国石油大学非常规天然气研究院副院长姜振学称,前两轮招标区块页岩气丰富程度不一,导致后续勘探出现一些问题。页岩气虽然利润空间比较大,但这不是谁都能做得来的,必须要有资质能力的“金刚钻”。此前,有些企业没有油气勘探开发经验,不能很好地保证勘探效率。

  以目前可能出现的竞标参与方来看,包括“两桶油”、贵州省国资企业、民资和能源央企。“两桶油”坐拥最优质的页岩气区块,在西南地区已经有多年开发经验。贵州省有国资企业也已布局页岩气勘探开发多年。

  安页1井为后来者勘探开发投入做了一个示范。该区块页岩气基础地质工作投入资金6993.28万元,以及2016年5月到今年8月期间安页1井井场维护及安全、环保处置经费635万元。姜振学称,勘探有风险,一口井的成本或高产并不能说明其他地方也可以勘探到相当的产量。

  困境解析

  页岩气区块两轮招标“开花难结果” 各路资本从热捧到知难而退

  每经记者陈耀霖每经编辑张海妮

  沉寂数年的页岩气,最近又引发市场关注。7月6日,国土资源部网站公布《贵州省正安页岩气勘查区块探矿权拍卖公告》。这也是近5年来,国家启动的首个页岩气资源出让。上一次的第二轮页岩气招标,则要追溯到2012年。

  作为资本追捧的对象,前几年页岩气区块的招标情况不可谓不火热。然而,不少参与者却栽了跟头。据国土资源部公示,截至2014年6月,第二轮招标的19个页岩气区块中标者之投入远未达其承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虽然各路资本竞逐页岩气,但参与民企进展缓慢苦苦支撑,大型央企和地方国企,甚至“两桶油”都未能复制页岩气的“涪陵经验”,而拥有海外经验的国际巨头则早已知难而退。

  从资本竞逐到开发“沉寂”

  “页岩气革命”虽然诱人,但从过往经历看,通过第二轮招标拿到页岩气勘查区块的不少企业,日子却并不好过。

  据国土资源部公示,2012年的出让探矿权的19个页岩气区块中,民营企业中标2块,其余17个区块花落国有企业。在国企中,除华电、神华等大型国企外,重庆市能投集团、铜仁市能投集团等地方投资的能源集团成为中标主力。

  在民企中,华瀛山西和泰坦通源两家民营企业,分别中标贵州凤冈页岩气二区块、三区块。其中,华瀛山西是A股上市公司永泰能源(600157)的子公司。作为以煤炭为主业的公司,永泰能源也借此有了页岩气概念。虽然煤炭主业惨淡、业绩平平,但公司股票一度受到市场热捧。

  根据中国能源网研究中心2015年的报告显示,页岩气第二轮招标中19块区块的中标企业,大部分企业仍然在制定勘探实施方案,并没有进入实际性的勘探阶段。其中,华瀛山西还完成了两口参数井的钻探和测井工作,而泰坦通源则仅完成了二维地震野外采集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为缓解子公司页岩气开发的现金压力,永泰能源还曾通过一系列的资产出售、借款和综合授信担保,为子公司共筹得10亿元资金。然而,本来负债率就较高的永泰能源也因此背上了不小的资金压力,公司有息负债一直居高不下,而页岩气的后续开发资金需求仍然巨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永泰能源2013年年报中,公司董事会报告还有“按照公司发展规划,积极拓展页岩气产业”的论述。但梳理近几年的年报来看,在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中,公司对页岩气已经只字未提了,颇有些“销声匿迹”的味道。

  “中国页岩气开发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是成本高;另一方面,由于中国页岩气富集区地质条件复杂,从而导致开采技术难题。”另一家中标的民营企业——泰坦通源董事长王静波曾表示,由于我国页岩气勘探井成本高达亿元,并且开发面临多项技术挑战,风险过大,导致前两轮页岩气中标区块大部分开发进展缓慢。

  也许是针对上述难题,国土部此次对正安区块的拍卖文件新增了不少招标细节,其中就包括——“三年落实储量,实现规模开发”、“竞买主体必须参与过页岩气勘查开发工作”等。

  民企苦撑海外巨头退却

  由于中标区块开发进展缓慢等因素影响,2012年后,国内页岩气招标也进入了长达数年的沉寂期。

  2016年9月,国家能源局公布了《页岩气发展规划(2016~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规划》坦言:目前我国页岩气发展存在着部分中小型企业投资积极性减退、深层开发技术尚未掌握、勘探开发竞争不足、市场开拓难度较大等种种问题。

  “我们现在还是在开发阶段,这个技术确实特别复杂。有突破的话会第一时间公告的。”在采访中,永泰能源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他了解,第二轮中标的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确实进展都不大”,而这主要是企业的技术瓶颈导致的。

  实际上,在企业对页岩气的开发中,既涉及技术,又涉及一个开发性价比的问题。“美国的页岩气是大平原,井就七八百米。我们这一弄就是两千多米,还都是在山沟里。”前述永泰能源人士向记者表示,据他了解,有的单个区块的勘探投入高达十几亿元,“即便开发成功,投入的生产、运营成本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永泰能源遇到的情况并不是个例。据记者了解,在第二轮中标贵州省页岩气五区块的几家企业中,仅有2家企业有实际进展。除技术问题外,一些企业面临资金问题、持观望态度,也是开发进展缓慢的原因。

  在此情况下,除了四川宜宾和重庆涪陵的开发突破,“两桶油”的进展也乏善可陈。记者获悉,在获得区块后的2014年初,中石化某区域分公司在贵州的区块已投资约15亿元开展页岩气勘探,但至今也未能复制涪陵页岩气的“功绩”。

  “许多国外的技术拿过来也没用,壳牌退出四川的页岩气项目就是一个例子。”一位从事页岩气开发的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国外的大公司也有在中国“折戟沉沙”的例子。“作为一种新型矿种,页岩气的确具有非常大的资源潜力,但至少目前没有成熟的技术可以在国内应用。”

  2016年,能源巨头壳牌、康菲石油等先后退出了四川页岩气区块的合作,退出的原因是认为四川页岩气项目暂时看不到大规模开发的前景。据壳牌集团天然气一体化及新能源业务总裁魏思乐对外确认,壳牌在四川的三个页岩气项目中投资规模超过20亿美元。“但壳牌的评价结果认为,这三个项目的地质条件无法进行大规模开发。”

  记者手记

  页岩气区块再入市 “两桶油”竞速难重演?

  实习记者苏杰德每经记者陈耀霖每经编辑张海妮

  技术、回报率、开发模式等难题是政策和资本对页岩气开发之路迟疑徘徊的“拦路石”。

  2012年,页岩气第二次招标引起国内众资本追逐,“两桶油”开始重视页岩气开发。此后,页岩气招标“冻结”。然而,就在这个时期,“两桶油”在页岩气产量上竞速,不断刷新产量规模,我国成为北美之外首个实现页岩气商业开发的国家。

  经过2011~2013年的高涨期、2014年之后的低潮期,随着今年7月贵州正安页岩气区块拍卖,国内页岩气开发能否开始新一轮的竞速,值得期待。

  页岩气从热潮到寒冬

  在2011~2013年的高涨期,国土资源部先后举办了两次页岩气招标。其中,第二次招标引入民资后,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强烈关注。不过,2013年众人期盼的第三次招标却迟迟没有推出。

  2014年,页岩气开发进入低潮期。2014年、2015年,在两轮21个页岩气区块探矿权开发上,多数企业并没有进入实际性的勘探阶段。

  2014年,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在全国“十三五”能源规划工作会议上表示,到2020年,页岩气和煤层气产量均达到300亿立方米。这一数据比2012年国家能源局在页岩气“十二五”规划中提及的页岩气产量展望,已经减半。300亿立方米的信息透露出,政策层对页岩气的产量预期在迅速下降。

  作为资本密集型产业,以中国石化涪陵页岩气田为例,中国石化2016年年报显示,该项目资金的50%来源于自有资金,其余主要来源于银行贷款。截至2016年年底,累计完成投资293亿元。

  国土资源部第三次页岩气区块招标迟迟未推出,似乎也在探索有效的页岩气开发模式。从2014年起,国土资源部开始对部分重点地区进行勘查。2016年贵州正安县安页1井获得验收,该区块将在今年8月份拍卖。2017年6月,湖北宜昌鄂宜页1井页岩气也获得验收。先“养熟”后拍卖,似乎会成为新的开发模式。

  目前,我国最优质页岩气田主要掌握在“两桶油”手中。针对贵州正安此次页岩气拍卖,中国石油是否会参与,中国石油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该问题涉及计划规划的事,不方便对外透露。

  “两桶油”能否热情重燃?

  在页岩气市场热潮中,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在页岩气项目上曾对标竞逐,而在资源出让闸门打开后,“两桶油”能否重启当年的热情备受关注。

  根据中国石化和中国石油年报显示,两桶油均从2009年开始提出介入页岩气开发,不过直到2012年才开始正式实施。两者开始所走的路线并不相同——中国石化专一开发涪陵页岩气区块,中国石油则选择先参股海外页岩气公司,后来再开发国内区块。

  事实上,中国石油此前的主要精力在常规油气和致密气上,因为中国石油掌握丰富的资源,地方的常规气资源大都是中国石油的。在技术难度大、经济和时间成本高的页岩气开发项目上,一开始,中国石油并没有向中国石化一样卖力。

  中国石油2012年参股加拿大等国外的页岩气区块。2013年底,中国石油启动国内首个央地合作页岩气公司,开发长宁区块。根据新华社报道,截至2016年年底,中国石油在长宁—威远、昭通两个国家级页岩气示范区已建成配套产能30亿立方米,2016年产量超过28亿立方米。预计到2020年,川南页岩气年产量达到100亿立方米。

  中国石化早在2013年就制定了涪陵页岩气田100亿立方米产能建设总体目标。2014年,涪陵页岩气田提前投入商业运行并建成20亿立方米/年产能,使中国成为北美之外首个实现页岩气商业开发的国家。

  2017年3月,中国石化宣布涪陵页岩气田累计供气突破100亿立方米,并预计在2017年将建成100亿立方米年产能。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用哪种药物治疗白癜风不过敏